mozilla/5.0 (compatible; baiduspider/2.0; +http://www.baidu.com/search/spider.html) 攀比-小说-塞班岛娱乐城
欢迎访问塞班岛娱乐城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
攀比

2017-9-18 18:15| 作者: 张宜祥| 审核: 九天雄鹰|查看: 301| 评论: 5

某医院内科楼10层消化科,护士站对面的12号病房里住着两位女病人。她们姐妹相称,一个叫刘姐,一个叫于妹妹。陪护她们的丈夫则兄弟相称,一个叫张哥,一个叫魏弟。两家人住在一个病房里,俨然成了一家人。姐姐,妹妹,哥哥,弟弟,相互叫的,十分亲热。

 

正月十八那天,刘姐上夜班,突发急性肠炎住进医院。她40多岁,身高一米六多一点,身材有些偏瘦,在化工厂当化验员。医生又诊断她患有慢性胃炎溃疡,让她好好静养和保持足够的睡眠。可是,医院的环境哪里是休息的地方。同病房的于妹妹患有急性胰腺炎,怕感冒,病房整天关窗闭门,室内的药味特别浓;夜间开着灯输液打针,常找值班医生和护士问诊;有时疼痛难忍,大呼小叫,不得安宁。这样的环境,刘姐哪有心情静养,安心睡觉啊!多次要求调换病房,总因病房紧张,无果。张哥劝她,出门在外,大家生病住院都不容易,相互体谅,将就一下吧。本来失眠的刘姐,只好求助医生给开几片安眠药,囫囵地睡一下。

小于妹妹,30多岁,家在鲁北农村。比刘姐矮一些,又圆又胖的脸上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。她正月初二,患病住进县医院,当成感冒看了七、八天,仍不见好转。姑姑帮她转到济南这家医院,已有半个多月。她性格开朗,病情稍有好转,就侃侃而谈,家长里短,天南海北,说个没完。听她说,家里有许多农机具,农忙时帮别人春种秋收赚钱,自家还种有30多亩地,一年的收入有二、三十万元。生活原本好好的,突然生了这场病,让他们措手不及。开春了,也不能在家揽活干了。一个春天,少挣多少钱啊!有时,她与魏弟闹别扭赌气,唠叨起来就是半天。

 

刘姐实在看不下去了,躺在病床上好心地劝说她。“妹妹呀!多注意休息,病好了,再回家挣钱。现在,自己的身体最重要,少生点闲气……”于妹妹的脾气真像春天的雪,来的快,融化的也快。刘姐还没说完,她竟然哈哈地笑了。

“姐姐啊!你别生气,我文化少,不会说话。你也放下思想负担,放宽心情,该说就说。有病别害怕,好好配合医生治疗。病好了,早点出院,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天天等着我们回家呢。” 她反而劝起刘姐来了。

姐姐啊!你家的张哥,挺有文化的,一有时间就看书。不像俺家的小魏,有空就开电视。小于妹妹对刘姐说。

“他就是一个爱看书的人,几天不看书就会心神不安。”刘姐随声答道,也不失时机地说魏弟的好话,“你家的小魏,人不错,细心照顾你这么多天啦,也不急不躁的。”

魏弟听了,嘿嘿地笑了。“咱没本事,又没文化。有人嫌弃咱,不会伺候人。做的不好,做的不好。”魏弟自言自语,又像似诉说自己的委屈。魏弟比小于妹妹小三岁,人长得又黑又胖,个头约有一米七,体重190多斤。

“你说什么风谅话啊!刘姐给你个杆,你就往上爬。”小于妹妹的脸阴转多云。

坐在一边的张哥,合上翻开的杂志,站了起来。张哥,比刘姐大三岁,当了20多年的兵,刚转业回市里机关工作。刘姐生病住院,他专门向单位领导请了一星期事假来医院陪护。

“小于妹妹,这里面有几篇文章挺好,请你看看吧!”他拿着两本《特别关注》杂志递给小于妹妹。

“谢谢!谢谢张哥!”小于妹妹连声道谢。

张哥又对魏弟说,“开饭的时间到了,咱们下楼打饭去吧!大家都说话累了,一定饿了。”刘姐和小于妹妹都笑了。于是,魏弟小声地问小于妹妹想吃什么,张哥也征求刘姐的意见。两个男人拿起饭盒一起走出病房。

 

一会儿,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。张哥打来一快餐杯小米粥、两个馒头和一荤一素的两个菜。魏弟打来两小塑料袋玉米粥、两个荤菜和四个肉包子。张哥给刘姐倒了一小碗小米粥,香气扑鼻。小于妹妹嚷着要喝小米粥。魏弟解释说,打饭的时候没见小米粥,就要了玉米粥,凑合着喝吧。

刘姐让张哥把剩下的小米粥送给小于妹妹喝,小于妹妹却不好意思,推辞不要。但小于妹妹一边喝着玉米粥,一边对魏弟数落不停,“吃饭光顾自己的口味,不考虑病人的想法。你没看到小米粥,只看到肉包子。让你来伺候病人,你比病人都能吃。我快要死了,你也能吃得下去啊!”

魏弟生气地说,“在这里让你心烦,我明天就走,回家种地去。顾个人来伺候你吧!”

“小魏,你真想气死我啊!我死了,你想再找个好的啊!”小于妹妹说着话,竟然哭出声来。

“魏老弟啊!你也不懂事,你怎么伺候病人的。”“小于别生气啦!小魏赶快赔个不是吧。”张哥和刘姐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。

魏弟不情愿地说,“全是我的错,我不对。你是病人,应该以你的口味买饭菜。下次,你想吃啥,就买啥。”小于妹妹破涕而笑,举起手来打了一下魏弟的后背。魏弟趁机溜出病房悄悄地抽烟去了。

 

“大夫,大夫,我的针怎么又鼓了?疼死我啦!”小于妹妹急切的喊道,“小魏,小魏,叫一下大夫过来。”

“别找魏老弟了,我给你叫护士去。”张哥忙放下碗筷,出门找值班护士。

“大夫,你看看,怎么又鼓针了?好疼啊!”小于妹妹看到护士进来,大声地唠叨起来。

“大夫,今天我真倒霉啊!上午鼓了一次,下午鼓了一次,现在又鼓针了。刘姐这两天都没有鼓针。你说,我有多倒霉啊!倒霉的事怎么让我摊上了。”

护士耐心地听着,麻利地给她拔下左手上的针头,拿起她的右手仔细地查找血管,顺利地扎上了针。从拔针到重新扎上针,前后不到2分钟。

“大夫,谢谢你啦!麻烦你啦!”小于妹妹说话的声音温柔了许多。

“请不用客气!我们做的还不够,请您原谅!”护士微笑着说,“再有事,请您按床头上方的红色按钮,我随叫随到。”

护士正要出门,小于妹妹又叫住了护士,“大夫,今天我和刘姐一起输的液,刘姐的那瓶快输完了,我的这瓶还有半瓶,我的输液速度怎么那么慢啊!你给我调快点吧。”

“一个房间里有两个病人,就会比输液的速度。你俩的病情不一样,输液的速度怎么会一样呢?不用再调试了。要调试,就调试自己的心情,不要攀比了。”护士笑着走出病房。

 

病人住院,看的是病,住的却是心情。自己的心情好了,疾病就减轻了一半。初春的夜晚,天气骤然变化,大风不止,气温下降。纷纷扬扬的雪花在昏暗的灯光下,四处寻找安身的家。那一夜,护士站的灯光十分柔和,对面的12号病房里格外宁静。

 

 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上一篇:钓鱼下一篇:短训偶遇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尹丽晶 2017-10-2 20:20
双节快乐!
引用 张宜祥 2017-9-22 13:07
谢谢朋友们的关注!
引用 沈汉彬 2017-9-19 22:23
病人住院,看的是病,住的却是心情。自己的心情好了,疾病就减轻了一半。
引用 张宜祥 2017-9-19 12:50
九天雄鹰:您过奖了,谢谢点评。故事还不够精炼,我会努力的。
引用 九天雄鹰 2017-9-19 09:54
【特约编审评语】:情节生动,情景交融,首尾呼应,主题突出。好小说,欣赏,学习。

查看全部评论(5)

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
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
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
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 塞班岛娱乐
sitemap sitemap